蠻天

凹凸:雷金
寶石:青金、帕帕拉恰
松:長兄、數字、東おそ,不吃色松
我英:出胜出、all胜,不吃切爆

【出胜】病名为爱

Akiii:


★本文并不是病名为爱paro。只是想了文章大纲后,觉得这名字挺搭的,就借用啦。所以因为标题点进来的仙女们对不起啦。


★本文巨长,慢热,剧情淡薄,重在情感描写。请耐心阅读!


★大概是久→→→←咔


★大部分绿谷side


★私设个性有


★可能ooc


★烂尾


>>>>>>>>>>>>>>>>>>>>


绿谷出久又双叒叕中了个性。


他刚从家出发,转过一个拐角,就看到对面小巷里有几个不三不四的人围着一个女孩。


他离得远,看不清女孩的表情,但他的眼睛被巷子中反射的一束朝阳晃的生疼。


有刀,他想。


尽管还没调整好适合战斗的状态,绿谷出久短暂分析敌我孰强后,仍然快步奔了过去。


“你们离她远点!”


那几个青年闻声转过头,却只见一个学生单枪匹马地冲过来,都嗤地一笑。他们人多又持有匕首当然不会把这样一个想要英雄救美的路人放在眼里。


“别这么不识趣,不然连你一起揍。”


绿谷自然也不会费时去跟他们讲道理。


虽说校外不能随意使用个性,但绿谷本就以体术见长。侧身打掉刺来的刀锋,一拳首先就朝着先前拿匕首的人去,拳头裹挟着风声直直地击中那人的鼻梁骨,迫使他步步后退跌倒在地。没有留时间给他们喘息,一个扫堂腿又掀倒另两个人。一切在一瞬间结束,这几人坐在地上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路人竟穿的是雄英的校服。


“还要打么?”绿谷护在女孩身前,轻轻地问了一句。


街边的小混混哪里见过这样流畅的身手,又是大名鼎鼎的雄英的学生。虽气愤但都咬牙准备开逃。只有被敲断鼻梁骨的那位,实在不甘心,临跑了还回头放冷箭。


绿谷又正在确认女孩是否受伤,没有防备。就只见一线冷光从背后刺穿胸膛,扎进心底。


他没有任何感觉,若不是女孩突然捂着嘴巴,慌乱指向他心脏的位置,他甚至不知道中了个性。


没有疼痛,没有血肉被割开的触感。只是下一秒,突如其来的,他感到冷。


他只感到冷,寒冷,是抽象意义上的冷,使大脑颤抖,灵魂撕裂。


他曾直面轰焦冻的千丈冰刺,冷气凝成水珠黏在他的肌肉上,那样的寒冷是肉体的冷,不过只让头脑清醒,身体紧绷。但这样的寒冷令人疼痛,心脏大概内外翻了个转,包住所有血液,这疼痛是他们在封闭的空间里的哭喊哀嚎。


与寒冷同时袭来的还有无法抑制的孤寂,可能是寒冷的副作用吧。他像身在茫茫雪原,空中有飞鸟划破天际,地上枯枝荒草遍地,四周空寂。

可悲的是他对这种孤寂并不陌生。他早有深刻的体验。这种孤寂产生自他悲哀的单恋。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自己恶劣的幼驯染。不,用“喜欢”这样的字眼或许太过肤浅。但还有哪个词能这样稚嫩地描述出他对他复杂的感情呢。他相信他是讨厌他的,却又不可思议地为他的强大与美丽而倾心。


站在那个人的角度,对自己就是完完全全地反感吧。


他们的关系哪怕经过了这么久,也有好几次在战斗中表明心意,本质上也没有半分改变。


无论如何,他始终在他身后贪婪地记录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神采飞扬的眉眼,他纤细有力的脚踝,他的眼梢会因为他的靠近而染上恼意,他的薄唇性感却也会吐出最刻薄的字眼,他的后颈在碎发的掩盖下白皙且脆弱,他鸽子血色的红眸深不见底,他的身上有甜腻的硝化甘油的味道,他腿上有修长紧致的肌肉,他的领口总是不安分地敞开露出鲜明的锁骨,他掌心中迸发的火花炙热如夏。


然而随着他在英雄未来分析计划上关于他的页数越来越多,他便陷入了孤寂的沼泽。


因为他离他是那么近,近到他的手只需要伸出一点点便可以摸到他蓬松的头发。


可是这一点点偏就是天堑,是无法跨越的汪洋。


啊,是的,这样的寒冷与孤寂和自己单恋的心情如出一辙。


什么嘛,这样精神系的个性不是很强大吗。“扩大单恋的痛苦”,那个人的个性大概是这样吧。无论是谁一定都有单恋过的人啊,有过这样一个使人肝肠寸断的人。


他不知道发了多久神,勉强忍住寒冷的疼痛和心脏的空虚,他才发现女孩一直在担忧地问他有没有事。


女孩子的声音听起来遥远而干瘪,没有实感。绿谷出久抬眼看她,却吓了一跳。


女孩子的脸没有颜色,不是说她脸色苍白,而是字面意思上的没有颜色。


他望向四周,事物也都被设定成了黑白的3D效果。一切都被水洗过褪了色。只有天空,被横纵交叉的电线切割成破碎的模样,依然是无力挣扎的苍白。


哈,这个性真的越来越有趣了啊。绿谷这种时候也能自嘲。


他的双腿早已无法站立,扶着墙滑下,歪靠着女孩的肩膀。


真狼狈啊,本来是我来救她的,结果反而被她担忧个不停。


他连忙站直,双腿却仍然发酸。他想摆出腼腆的笑容向她表明自己已经没事。但他的嘴角却被冰霜所凝固,最后只扯出一个惨淡的笑脸。


自然是晓得时间不早了,绿谷出久再对女孩简短关心了几句,转身就冲出巷口,挤入人流。


希望这个个性不会持续太久,绿谷由衷地希望着。


他可不想这寒冷和孤寂时时刻刻提醒着他现在和将来都没有希望的单恋啊。



绿谷到校还是有点晚,跨进教室时已经开始上课了。


他叹息一声,今天真是诸事不顺。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走向座位时看到了爆豪,不一样的爆豪。


当然爆豪依然是那副不爽的样子,在绿谷走进教室时还恶狠狠地瞪他。


但是这样的表情在今天的绿谷看来却是那么生动。


因为,他是彩色的啊。在黑白的背景中,他身上有太阳般温暖的色彩。


他灿金的发丝胡乱散着,撅起的嘴唇红润透亮,微眯的眼睛里有满天的火烧云。


他的偏高的体温辐射到自己身上,融化了心中的冰川,孤寂也顺着融水快要被排出体内。


绿谷自恃自制力强,本以为自己能够忍受黑白的一切,忍受身处人群中却心中空寂的感觉,至少今天能控制住自己平安度过。


可是,只是远远看着他,这淡然的神态就要消失殆尽。


那个人,他深深厌恶又深爱着的人,竟是他世界中唯一的色彩和温暖。


他一瞬间就想要紧紧抱住爆豪,将脸埋入他的颈窝,吮吸他的炙热,不顾后果地倾诉自己多年来不曾言说的沉重的感情。


可是,哈,自己在想些什么呢。


绿谷下意识地否认自己。


这样的话,连远远注视着他都做不到了吧。


你看啊,被我直直盯了这么久的你,眼神不是更加凶狠了吗,若不是欧尔迈特站在讲台上,你肯定早就骂骂咧咧了吧。


于是,他硬生生地转变了方向朝着讲台上的欧尔迈特去了。


离开了唯一的色彩与温暖。


寒冷与孤寂又将他包裹。


“。。欧尔迈特,我。。有点不舒服,可以去一下医务室吗?。。”


他小声地问。低着头,不想让自己的表情让别人看见。


“你没事吧?。。快去吧。”


他几乎是跑出教室的,脚步虚浮。寒冷更加剧烈地在血管中穿行,孤寂顺着神经爬遍全身。


他或许得了病,名为“永远无能为力地爱着爆豪胜己”的病。


他无法呼吸,大脑却疯狂运转着,循环播放着的一帧帧都是爆豪,爆豪胜己,小胜,他的幼驯染,最讨厌他的人,他的单恋对象。


他在水池前停下,双手撑住池壁,才发现自己的汗水湿透了衣襟,看着镜子里那张憔悴而虚弱的脸,他苦笑。


原来恋爱真的有如此痛苦?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踏上寻找真爱的征程,到头来不过肝脑涂地无一所获。


若我为爱情苦恼成如此模样,那我还有资格成为英雄吗,还能成为像欧尔迈特那样舍自我而保人民的第一的英雄吗。


绿谷乱七八糟地想了很多,最后拍了点水在脸上。他并不觉得凉,但当细细的水流滑下脸颊时他清楚地明白,这感情是必须要扼杀掉的。


没有未来的情感连存在于世都是多余的。


总之,先去医务室吧。绿谷甩了甩手上的水,迈开沉重的脚步。


但是,他不知道,在他走后,教室里乱成了一锅粥。



“喂,你看到了吗,绿谷刚才的表情,感觉不太妙啊!”


“绿谷酱到底发生什么了呢?真让人担忧啊。”


“小久。。”


“喂,爆豪,绿谷他。。不会和你有关吧,他刚才盯你盯了那么久,脸色都变了。”


“哈?和我有什——”


“大家安静!现在还在上课!要关心绿谷同学的话等到下课去医务室吧!”


最终还是作为班长的饭田一声呼喝止住了喧闹,但大家的目光都不自觉地投向爆豪。


在所有人看来,绿谷脸色苍白地走进教室,在和爆豪对上眼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僵化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爆豪的眼神越来越凶,最后绿谷大概抵挡不住眼神攻势,借口去医务室好逃离爆豪了。


被忽视许久的欧尔迈特轻咳了几声以找回自己的存在感。


“咳。饭田少年说的对,下课再去关心绿谷少年吧。来,我们继续上课。。”


他说话时也不禁看向爆豪,或许他人看来是爆豪欺负了绿谷才使他恐惧成那样,但他却相信事实不会是这样。


那个深夜,尽情打斗、互相吐露心声的两个少年,绝不会再次用暴力作为解决关系问题的方法。


下课再去单独问下爆豪少年吧,他想着。



最气愤的莫过于爆豪胜己了。


为什么那个废久一进来就盯着老子看啊!还目不转睛的。


脸色惨白还来学校,哼,连自己身体都照顾不好还说什么成为最强的英雄啊!突然又转身走了?可恶!是看不起老子吗!


还有,为什么都觉得他这个鬼样子和老子有关系啊!


连欧尔迈特课后都找我谈话,所以说啊,我最近和他根本没有交流啊!


大饼脸和眼镜也一直缠着老子不放,你们关心废久就去看他啊,凭什么老子也要去看他啊!那个废久?你们他妈在开玩笑吗!


喂喂狗屎头和电力白痴也来凑什么热闹啊!都!说!了!老子和废久没有关系啊!你们听不懂人话吗!


他终于赶跑了所有来询问的人,丽日和饭田去看望绿谷了,切岛和电气他们凑在角落兀自猜测着原委。


他忽然也有种去找绿谷的冲动,问清为什么废久看到自己时竟流露出那样痛苦的表情。


那样的表情是爆豪胜己从来没有见过的。


他见过绿谷傻兮兮的笑脸,碎碎念时认真得可笑的神态,看到欧尔迈特时眼中有光的样子,啊,还有那个夏天,他朝自己伸出手来,脸上担忧的神情。


那个场景爆豪始终清晰地记得。


那日的天空晴朗明亮,艳阳高照。他坐在没腰的小溪里,手下撑着尖利的石块。绿谷弯下腰,挡住了阳光,向自己伸出手来。绿谷的脸陷入阴影,但偏偏有阳光透过绿谷的乱发,在他周身塑造了一环柔柔的光晕。


“没事吧?能站起来吗?”稚嫩而温和的语气。


自那天开始,爆豪才发现,自己永远都无法理解绿谷出久这个人。


他性格懦弱,却有常人无法匹敌的强韧心智;
他被我嫌弃,却始终在我身后五六步的地方跟着;他没有个性,却比谁都无畏地站在弱者身前。


真可笑啊,废久你就是个废物,竟然也想去保护别人,甚至,保护我?


绿谷的难以理解在他突获个性后更加明显了。什么时候,你得到了如此强大的个性了?也有自己的朋友圈子了?深受欧尔迈特喜爱了?还敢反抗我了?


曾经不起眼的石子竟然变成如今的模样!


爆豪始终在追逐胜利,也习惯了被他人所羡慕称赞。但绿谷没有像下位者一样仰视着爆豪,相反,他始终将爆豪看做自己应该保护的人,以爆豪最讨厌的怜悯的神情鸟瞰一切。


这也正是爆豪最讨厌也最看不懂的绿谷的一点。


所以,这样的绿谷也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吗。


那样子好像他的喉咙被掐着,几近窒息;一对代表生机的绿眼泛着深海的寒光,脸上的雀斑都好像病弱地耷拉着。


难以说清爆豪看到绿谷这幅神情是什么样的心情。不是觉得好笑,也不是嫌弃,更不是幸灾乐祸。惊吓与安心反倒占了上风。


啊,废久真的会有这样的表情啊。他那一瞬间是这样想的。


他觉得绿谷总是无条件的乐观积极,或者说绿谷常对自己催眠“一切都会变好的”,然后将所有不确定性都隐藏在自信的笑颜下。这种虚伪也是他所讨厌的。


但是和他眼神接触的那一刹那,爆豪确实听见了面具破碎的声音。面具下的扭曲的脸虽只出现了一瞬,但却足够扭曲令人发悸。


哼,说到底肯定是没有休息好吧,晚上干什么去了啊!


爆豪的思维又暴躁起来,只要遇到与绿谷有关的事,他的沉稳冷静就不复存在。


正在这时,丽日和饭田看望完绿谷回到了教室。丽日走到爆豪旁边,似乎想说些什么,上课铃又响起来。丽日只好回到座位,只给爆豪轻声说一句下课又有事找他。


哼,还能有什么事,肯定又是废久的事。真是的,今天世界是围着他转吗,怎么都这么关心他。他也不是小屁孩了,他的事自己都解决不了吗。



下课后,丽日到底还是找了爆豪出去谈话。


“喂,大饼脸,你要是再说关于废久的事看我不揍死你。”


丽日对称谓没有什么纠正,脸色沉重,认真地说:“爆豪君,我知道你和小久的关系很复杂。。但是,小久的状态真的看起来不太好。他在来学校的路上中了个性,让他觉得很冷很孤独。其他细节他都没有再说了。。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连恢复女郎都没有办法。。但是,我觉得爆豪君你一定能帮——”


“喂等等!没打断你就长篇大论地说啊!”爆豪真的觉得无语,“说到底,都是废久那么弱才会中个性吧。我无法解除他的个性,也没有理由去看他。我不会去的。”


“但是!等一下爆豪君!”丽日死死拽住爆豪的衣角,在爆豪一声咋舌之后又迅速放开,看见爆豪停下脚步还是继续说着,“在小久看来,你绝对不是单纯的幼驯染。他。。对你的感情很不一样!”


“啥?”爆豪没听懂。他从来是以自己的角度去看他们的关系的,没有想过也没有在意过绿谷的看法。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小久对你的感情一点不只是限于同学或竹马的。”丽日的语气十分肯定,她说完就转身回教室了,留下爆豪在原地琢磨着这句话的意思。“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也好好想想你们的关系吧。该怎么办你自己清楚。”


什么啊!那个大饼脸到底在说什么!她的意思是废久对我有不一样的感情,还是不同于同学和幼驯染的!这。。是什么意思!


女生说话从来都会保留一半,而保留的这一半却常常是最重要的。


哪怕爆豪观察力再强,也不可能从这句话中解读出更多意思了。在他看来,排除各种不可能的答案后,“不一样的感情”只能指恨意了。但这又和绿谷的人设冲突了,废久是一定不会隐藏恨意于面具之下的。


啊!女生真是烦人!爆豪揉揉头发,随意放了几个爆破回教室去了,决定等废久来上课了再好好质问他。



出乎所有人意料,绿谷直到下午都没有来上课。


在这一天的课程都结束时,有人去问丽日和饭田为什么绿谷还没出现。


“绿谷酱受的个性很严重吗?怎么。。”


“大家不用担心啦,小久说个性很快就会解除了。”


“对,绿谷同学下午没来或许只是因为睡了个午觉。”


啧。烦人。爆豪往教室门口走去,丽日突然叫了他一声。


“爆豪君!”


没有办法,爆豪只得应了声。


“干什么?”


“ 。。再见。”


爆豪可是清楚的很,丽日短暂却又引人注意的停顿到底是什么意思。好吧好吧,他去看看废久变成了什么个鬼样子就是了啊!



他孤身一人,四周全是白色。他知道他站在一片雪原上,却看不见天空和地面的分界线。他好冷,他能感觉吐出来的气体遇冷凝结成水珠,却看不见白气,白气在产生的后一秒就被无垠的更多的白色吞没。


他冥冥中有一种预感,这雪原的尽头有他所追寻的东西。


他开始跑,没有技巧,就只是单纯地跑。不一会儿,就因为寒冷和肌肉疲累而大口喘气。他没有停,没有停下来。他向着自己认为的前方跑着,哪怕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前方”。


他的眼前开始模糊,啊,这一片雪原是不是没有尽头?他疑问。他的脚步减慢,艰难地挪动着。


在他将要放弃时,一抹浓烈的金黄色突然出现在前方。在苍茫雪原上,有旭日升起。


他离那轮太阳很远。他知道他找到了他所追寻的。于是他继续跑。离太阳越来越近,他也感觉越热。汗水滑下额头,还未亲吻眼睑就蒸发消失。


他发现这金黄色的太阳原来只是一个人的背影。一个很熟悉的人的背影。


他终于跑近了那个人,几乎脱水地跌跌撞撞就要拍上他的肩膀。那个人却转过头来。


猩红撞上翠绿,有一片亮光从他们眼神交汇处泛开,蔓延,及至笼罩整片雪原。


“啊,小胜。我终于找到你了。”


不知道谁的声音响起。



绿谷缓缓睁开双眼。


他从来不相信梦能寄托什么实际的意义。但是这完全不像是一个梦。像是一个寓意深刻的故事。


呵,最后的最后也想干扰我的行动吗。


到了下午这个时候,绿谷所中的个性已经差不多消失了。世界重染上了色彩,事物又有了温度。


虽不理解这个梦的暗喻,绿谷却十分肯定从今天以后,他绝不会再梦到爆豪。


他有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梦该醒了。


他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才发现,窗外已是夕阳西下。


或许是因为今天都生活在黑白的世界里,绿谷觉得这习以为常的日落格外鲜活。


火烧云一层层翻滚着,夕阳在云中浮浮沉沉。翻滚着的云是柔软的粉红色①,阳光映在医务室里也是粉红色的,在粉红色的晚风中,绿谷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这微笑竟也艳如桃花。


他听到门开的声音,于是转过头去。


是小胜。


爆豪满脸惊愕,夕阳使他的眼睛也变成粉红色,这让他的表情少了几分凶恶,多了几分柔软。绿谷没有收敛笑容,弯着眼角看他。


“你来了啊,小胜。”



爆豪以为绿谷已经回家了。


来医务室只是顺路看一下,没想到,一打开门,绿谷就在门后笑着。


绿谷站在窗台边,风掀起他的衬衫下摆。他温暖地笑着,远处火烧般的天空也沦为这笑容的衬托。


像是回到了那个夏天,年少的两人一个坐着,一个俯身伸手,绿谷周身也有柔柔的一圈光晕。


爆豪突然再也说不出什么暴躁的话。


爆豪突然明白了丽日的话。


啊,原来废久喜欢我啊。


突然所有疑问都被这唯一的答案所回答。


他喜欢我,所以才一直跟在我身后;他喜欢我,所以会用那么热烈的眼神注视我;他喜欢我,所以才会躲着我;他喜欢我,所以哪怕一战,也要让我明白他的想法。


爆豪没有感到恶心,他只是觉得自然。


而当他回顾过去时,他发现,只有绿谷,只有绿谷始终在他身旁。绿谷贯穿了他短短十几年的人生。


或许他们两个都没有察觉,但是,爆豪对绿谷的了解并不亚于绿谷对爆豪的了解。


所以,他喜欢废久吗。


或许是这粉红色的场景太引人遐想。爆豪认真地思考着以前从没考虑过的问题。


他当然是不喜欢绿谷的,反而是讨厌,厌恶,看到绿谷就不爽。


但是为什么,他却觉得此时此刻站在夕阳下的废久如此好看。


那个温暖的微笑不是人间的事物,是只存在于不真切的梦境中的。



“小胜,我有些话想对你讲。”


绿谷顿了几秒,看见爆豪没有不想听的意思,才接着说。


“小胜,我,喜欢你。”


这次他没有停下来观察爆豪的神情,只闭了眼,自顾自地说下去。


“我不奢求你的什么回答,哪怕你说我恶心,我也不在意。”


“只是,若是不说出来,我可能就要难过死了。”


“小胜,你很强大,我憧憬你的强大,你是我除了欧尔迈特之外唯一崇拜的人。但是你对我很坏,小时候总是欺负我,现在也是动不动就爆破。但是,当有一天我发现,我连你暴躁的一面都爱得要命时,我知道我已经没救了。”


“我知道你一定会拒绝的,我向你表白也只是期望被拒绝。”


“我中了能力为‘扩大单恋的痛苦’的个性,副作用是人会感到寒冷和孤独,看到的事物也都是黑白的。”


“但是,小胜你,却有着生动的颜色和温暖。”


“于黑白中看到你唯一的色彩,于寒冷中感受到你唯一的温暖。那一刻,我知道我爱上了你,并且这个事实永远都无法改变②。”


“我自己无法抑制这股感情,所以,求求你,拒绝我,给我绝望,让这感情窒息在你手中!”


说完,绿谷不敢睁眼,他猜不出爆豪的表情。
他想爆豪总不会连声恶心,一句拒绝都吝惜吧。


但是爆豪很久都没有回答。


绿谷突然感觉爆豪动了,朝他走来。


所以是用拳头来表达气愤吗。这样更好,绿谷不会让伤痕痊愈,他要它每时每刻提醒自己已经逝去的单恋。


爆豪出人意料地接近绿谷,近到绿谷听的清爆豪的心跳声,近到呼吸都喷在绿谷脸颊,绿谷闻得到硝化甘油的味道。是粉红色的。


然后,唇上突然有热感掠过,接着迅速地贴上唇角。


爆豪的反应竟然是沉默许久后的一个吻,一个不带任何情欲意味的贴唇吻。


绿谷瞬间就要哭出来。他想立刻问爆豪到底什么意思,但又留恋唇上的热度,想要这个吻持续到天荒地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爆豪先移开嘴唇,也不后退,保持着接吻的距离,盯着依旧眼睛闭紧的绿谷。


“喂,你这么胆小吗。”


爆豪语带笑意。


绿谷这才慢吞吞地睁开眼睛。


夕阳已完全下山,只留一线余晖作最后的告别。


猩红的眸子近在眼前,在不充足的光亮下像浑浊的琥珀。


“小胜。。你什么。。意思?”


他急切地需要确切的答案。这是梦还是现实,他分辨不出。


“你个废久,老子还能是什么意思!”


听了这些从绿谷内心剖析出来的话,爆豪吻了绿谷。他本意确实是试探一下,但却发现没自己有半分不适恶心。这唇间传递的热度反倒让他身心俱热。


若不反感,就在一起又如何。


爆豪的眼睛微眯,脸向上仰,是绿谷熟悉的张扬神情。


“问你想不想和老子在一起啊!”


泪如雨下。


绿谷在泪光中又看到爆豪金黄色的发丝模糊在余晖里。


>>>>>>>>>END>>>>>>>>>


①:在太宰治的小说集《女生徒》里面看到的描写,觉得很温暖。


②原话是王小波《黄金时代》里的“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文末的碎碎念:


☆咔的感情好难分析啊,最后莫名其妙就亲上去了。。其实他还是没有说到底喜不喜欢绿谷,当然是喜欢的,但是要精神上承认还要一段时间。


☆文中久中的个性他其实猜错了,我本意应该是“单恋爱得越深,越痛苦”这样的个性,以此来突出绿谷爱得深切。


☆还有是想营造从最开始的白色,到爆豪及A班同学出场变为温暖的金黄色的氛围,如果有感觉到就太好了。


☆好喜欢描写单恋啊,暗恋之类的情感啊。我对这类的cp总是无法抵抗。


☆第一次写文,文章长度完全掌握不了_(:_」∠)_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65)

  1. 蠻天Akii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