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天

凹凸:雷金
寶石:青金、帕帕拉恰
松:長兄、數字、東おそ,不吃色松
我英:出胜出、all胜,不吃切爆

【胜出】直到有朝一日成为英雄

Buntyle:

*cp: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by:雾


*这是无个性小久终于成为英雄的故事


======


绿谷的视线逐渐模糊,他慢慢弯下身子死死攥住胸口的衣服。撕心裂肺的哭声从他的胸腔爆发开来,在流火一样的天空下萦绕不去。


 


 


no.01英雄转过身,长久地凝视哭泣中的青年,阳光照在他身上,将他的头发镀成了金色。他向青年伸出手,影子投射在地上,久久不散。


 


 


*


 


 


这是阳光明媚的一天,绿谷跟在爆豪身后在树林溪流间穿梭。他费力地小跑着,却还是追不上前面走得又快又急的人。


 


 


“小胜,小胜!等等我!啊——”


 


 


脚下突然一歪,昨夜落雨后湿滑无比的树叶让四岁的绿谷噗通一下摔在地上。


 


 


“废久做什么都是这么废。”


 


 


前方传来不耐烦的声音,爆豪转过头,看着呈大字形趴在地上的人。他走过去蹲下,用手拍打绿谷的脑袋。


 


 


“快点给我起来。”


 


 


“别拍,好疼。”


 


 


四岁的时候绿谷还会反抗爆豪,他猛地抬起头,脑袋一下子撞向对方的下巴。爆豪被撞得跌坐在地,整张脸都疼木了,想打人却疼得抬不起手。


 


 


“你要死啊!”他大骂。


 


 


绿谷同样疼得不行,他捂着头顶,闷闷的声音夹杂着吸气声,“嘶……对不起、小胜,我不是故意的。”


 


 


“你敢是故意的我就揍死你。”


 


 


“小胜如果不走那么快的话我也不会摔倒。”


 


 


“你说什么?!”


 


 


要去抓独角仙的两个人,就这样在溪声朗朗的树林间揉着下巴和脑袋。等他们走到传说中有无数独角仙栖息的地方时,那长角的昆虫早被他人收入囊中。四岁的爆豪气得猛踢那棵树,绿谷在一旁替他脚疼。


 


 


五岁的时候,绿谷总能在公园附近找到爆豪,他像其他同龄人一样热衷于扮演英雄的游戏,他所饰演的英雄总是格外威风也格外暴力。某次,一个临街的男孩从旁路过,大声嘲笑了爆豪的英雄姿态。


 


 


绿谷找到爆豪时,那两人正激烈地扭打在一起,他想也不想地冲过去,爆豪却在“对敌”的过程中腾出手来打他。


 


 


“走开,别妨碍我。”


 


 


可绿谷就像没听到似的,同他一起把男孩打得抱头鼠窜。那年的夏季异常炎热,汗水顺着额头滑下,沾湿了睫毛,绿谷眨了眨眼,汗珠便落入眼中。他疼得用手去抹,爆豪的拳头就在这时落在他毫无防备的身上。男孩跑了,攻击对象立刻变成了他。


 


 


绿谷同样拔腿就跑。


 


 


“谁让你帮忙了,你看不起我是不是?”爆豪追上去。


 


 


两个小小的少年顶着烈日在公园里奔跑,一直跑到筋疲力尽。回到家后母亲看到他们各自晒黑的脸,异口同声地说他们简直玩疯了。


 


 


虽然有一个比较暴力的朋友,但绿谷依然开心又无忧无虑地过着每一天。直到某刻,他从医生那里得到了注定要影响他的未来乃至一生的消息。


 


 


*


 


 


绿谷失魂落魄地拎着袋子来到幼稚园,班中的孩子立刻把目光投在他身上。他们用怜悯、同情,好奇的目光看着绿谷。不知是谁起的头,他们不再跟他说话,这现象病毒一样扩散开来,很快传染了全班人。


 


 


他们看着绿谷的眼神都是异样的。


 


 


绿谷垂着头盯着自己的手,不敢抬起头。他一个人上厕所,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走在上学放学的路上。小组活动没人愿意站在他的旁边,仿佛一旦和他扯上关系,就跟他一样成了异类。


 


 


绿谷站在人群外,背过身去偷偷抹着眼睛。


 


 


“喂。”


 


 


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绿谷抖了抖,不想让别人看见通红的眼睛,便装作没有听见。


 


 


爆豪一脸嫌弃地站在他旁边,不说话只是站着。老师拿他没办法,只要他不乱跑就随他去了。绿谷等眼泪干了转过身,小心翼翼地将视线瞥过去。爆豪不耐烦地偏偏头,视线立马收敛。他俩罚站似的站了一节课。


 


 


自那之后,班里的人又陆陆续续和他说话了。绿谷天真地跑去向爆豪表达谢意,爆豪却斜着眼睛看他。


 


 


“谢什么?”


 


 


“谢谢小胜那天陪我。”


 


 


“陪你?不要搞错了。”爆豪差点把嘴撇到天上,只为表达他的不屑。“我只是不想做那愚蠢的游戏。”


 


 


过了几天的某个下午,就在绿谷以为他和同学恢复了以往的关系,却在上完厕所回教室时,听到了门里沸腾的讨论。


 


 


他们似乎是故意把门关上的。


 


 


“真的没有吗?”


 


 


“没有,的确没有。千真万确。”


 


 


“什么东西没有?”


 


 


班里乱作一团,更多人发出询问,到底什么没有?


 


 


“绿谷他没有个性啊。”那人大声说。


 


 


“哦……这事不早就知道了吗?”有更多人说,这不早就听说了吗。


 


 


绿谷唰地打开门,聚在一起的人看见是他一哄而散,但坐下后都悄悄瞄着他,期待他脸上不一样的表情。绿谷沉默地走进班坐下,他发现自己洗完手没擦干,弄得衣服湿了一大片,难受地贴在肚子上。于是他一言不发地拍打着湿掉的地方。


 


 


角落里的爆豪看着这一切,重重踹了下桌子。


 


 


升入小学后,他不允许绿谷再参与他打架——虽然大多数人都不愿和他起冲突——一旦他有上前的趋势,爆豪就立刻摆出凶恶的嘴脸,直到他哆哆嗦嗦退到一旁。


 


 


绿谷不能帮爆豪,任何事情任何情况都不行。某次,他只是帮他捡起了掉落的苹果,便被一巴掌打在脑袋上。


 


 


“小胜……”绿谷捂着头顶。


 


 


“不用你帮我,废久。”爆豪说起话来和以前不一样了,仿佛身边的所有人所有事都无法进入他的眼睛,他日益膨胀,因为自己极厉害的个性而产生了空前的骄傲。他很少再直接动手,他觉得那样太低级,开始不屑于那么做。


 


 


相反的,绿谷经过了漫长的适应及心理调和期,终于认清了自己不会再拥有个性的事实。他变得更加勤于思考,变得更安静。但不变的,是他依旧爱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某几次他帮助了爆豪,因此惹来了他的不快。爆豪开始处处刁难他,他的书包、他的作业本、他的尺子,全部都被绑架过。


 


 


数学课上他找不到橡皮,画错了图又无法改正,急得满头大汗在铅笔盒里翻找。他找了一节课,结果下课铃响后,爆豪把尺子往他桌上一扔。绿谷看到自己的尺子,气得奋然站起,又在爆豪威胁的目光下慢慢坐了回去。


 


 


周围全是嗤嗤的笑声,绿谷尽量把自己缩成一团减少存在感,全班戏谑揶揄地看着他,他在心里生爆豪的气,却又不敢做什么。


 


 


那之后他又丢了用欧鲁迈特画像做封面的笔记本,发现的瞬间他的脸色煞白,几乎蹦起来把书包里的东西用力倒在桌面上,一遍遍地寻找。零碎物件啪嗒啪嗒的滚落,他忽然抬起头看向爆豪,眼神里满是控诉与愤怒。


 


 


爆豪看了他两眼,揣着兜走出了门,悠哉悠哉得仿佛去吃晚饭。


 


 


绿谷的脸从通红变成煞白,他想冲过去把爆豪的书包扔到窗外,可刚拎起来就放下了。他想起了欧鲁迈特,又走回去一遍遍地翻找。直到放学前,消失的爆豪忽然出现,啪地把失踪的笔记本扔到他桌上。那一瞬间绿谷的眼中泛起失而复得的泪花,他看向爆豪,却注意到他身后跟着一个鼻青脸肿的人。那是隔壁班的,上个星期当着全班的面对他的无个性大谈特谈。


 


 


爆豪什么也没说,走了。


 


 


自此以后,绿谷的东西只被爆豪绑架过,所有人都不敢再当着爆豪的面议论绿谷的无个性。但人的好奇心是止不住的,他们会小声地谈论,指指点点说说笑笑,神秘得不行。他们甚至给绿谷发邮件,调侃又好奇地问他究竟是不是无个性。


 


 


在爆豪面前,班里其乐融融。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绿谷被同班同学议论、探讨进而到贬低、嫌弃,这可是个无个性啊,百年难得一遇的无个性。他们一封封地给他发邮件,商量好了似的,言语从揣测变为肯定,更有人站出来斥责他的胆小。


 


 


绿谷不回应,他们便更加猖狂,逐渐弥漫出一股风气,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用污言秽语大肆渲染,泥潭一样越扩越大。绿谷不想上学了,他开始讨厌起自己的无个性,那些话语仿佛洗脑了他,他消极厌世,认为自己是个异类。


 


 


等爆豪知道这恶劣的事件时,污言秽语已发展到顶峰。他刚抓住散布者,就见休学很久的绿谷走进了教室。他平静地放下书包,平静地坐下,平静地做该做的事。


 


 


他就像一夜之间成长为他们再也够不到顶的大树,无人能再从他的枝上采下一朵花,也无人能再走进他竖起防御的内心。他平和地对待所有言语侮辱过他的人,那些人为自己曾经的疯狂感到羞愧,攻击渐渐消弥了,绿谷战胜了一场劫难。


 


 


即将升上初中的绿谷,不再跟在爆豪的身后了。


 


 


*


 


 


绿谷没有朋友。在这个看个性的时代,无个性的人是不会拥有朋友的,在他们互相炫耀攀比个性时,绿谷知道自己太普通了。河水潺潺下的鹅卵石繁许,人光着脚从上面走过,过去了便是过去了。不管谁从绿谷身边经过,都会像忽略空气一样忽略他。


 


 


绿谷没有告诉别人,他有一个梦想,即使是无个性也无法令其堙没的梦想,他想成为英雄。


 


 


每一次身边有英雄出现,他都会全力迈动双腿跑去,飞快地从书包里拽出笔记本来奋笔疾书。任谁在事发现场看见,都是要抽出功夫看他几眼的。因为他太特殊了。


 


 


他是认真想当英雄的。


 


 


初中时代是他自我认知最明确的时代,他想当英雄,想得不得了。但是一天放学后,他在班里完善着的英雄笔记却突然被人抢走。


 


 


是爆豪。他拿着本子,评论他的梦想。曾几何时这样恶劣的神态,他居然从认识最久的人身上看到了。


 


 


绿谷猛地站起身,像刺猬一样竖起身上的刺,椅子呲啦一声在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响,所有人的视线同一时刻投向他。冷漠的、审视的、看热闹的、毫不关己的,他们仿佛才发现班里有绿谷这个人。但当他们看到爆豪,又见怪不怪地转过身去,继续各自的事情。


 


 


他们才不会管一个无个性。


 


 


绿谷无法违抗爆豪,独自一人从水池里捡出破烂的笔记本抱进怀里。他沉默了良久,随即用力甩甩头,抬起的脸上是什么也没发生过的随意。太阳照在他湿乎乎的手上,混合着墨水的水珠滚落进袖子,在他的手腕上晕染出一道黑色的轨迹。


 


 


绿谷报考了雄英高中,他在冷嘲热讽中努力提高学业,在妈妈的劝说中固执己见,却在入学考试中一落千丈,再也无缘。


 


 


被录取的爆豪看着他,眼神顿时清明了很多,他仿佛做了一个冗长又挥之不去的梦,如今终于醒了。他拍拍绿谷的肩,沉默地离开。他曾因无个性的绿谷总想帮助他而感到不快,他的自尊心曾逼迫他用极大的恶意面对绿谷。如今绿谷与英雄之路绝缘,那恶意在瞬息之间烟消云散。


 


 


绿谷无瑕分辨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以往交恶的人为何不再冷言冷语。他向家里走去,夕阳让他的发梢晶莹发亮。那是他们那个年岁的女生最喜欢让头发变成的样子。绿谷垂着头,夕阳照着他乱翘的头发,也照出了他落榜的身影。他安静地走着,偶尔抹一下眼睛。


 


 


爆豪进入了雄英高中,他却进了一所普通学校。他更努力于学业,把所有的时间精力都放在学习上,同时也没淡忘分析喜爱的英雄。他的英雄笔记越来越厚,资料越来越多。


 


 


他去了雄英高中的体育祭,看到爆豪大放光彩的身影。他的个性又变强了,他在对战中展现出绝对的实力,以及对对手细致入微的观察与思考。他是全场的焦点,他是如此耀眼,一切似乎早已注定,在欧鲁迈特之后,他将会成为下一任的no.01英雄。


 


 


这时,绿谷无比渴望站在他对面的人是自己。


 


 


体育祭结束后,他在校门口等到了爆豪。爆豪取得了第一,众星捧月般出来,看到他后站住了脚步。


 


 


“废久?”


 


 


“小胜……”


 


 


时隔不到一年,两人之间却生分了。爆豪静默了一会儿,忽然向他走过来。


 


 


“我很强吧?”没有任何修饰的直白询问让绿谷不知所措,但他点点头,认真地道。


 


 


“嗯,小胜很厉害。”


 


 


“抱歉,以前经常针对你。”


 


 


“没关系,我不介意。”


 


 


他们似乎从没这样心平气和地说过话,绿谷也从没见过爆豪不凶的样子。爆豪竟然会向他道歉,他们竟像普通朋友一样攀谈,从他落选之后,爆豪对他的态度就变了。


 


 


他们开始和平共处,同时还有短期内无法适应的尴尬。


 


 


每一次话题暂告于段落,凉凉的沉默便会蔓延开来。他们这时才会发现,原来认识最久的彼此,竟然是自己最不了解的人。


 


 


他们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用于平时联系。


 


 


绿谷除了学习就是刷刷英雄的视频,他偶尔询问雄英的生活。爆豪意外有耐心地告诉了他,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像亲密,实际他们却渐行渐远,似乎再没有什么能将他们从本质上联系起来。雄英的生活又累又充实,专心致志提升实力的爆豪渐渐顾不上回复他的信息,绿谷这边却闲的发慌。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便会一遍又一遍地想起自己是个无个性,并深深为此感到悲哀。


 


 


到了高中毕业的时候,他们终成陌路。绿谷依然关注英雄的一切消息,他知道,自己曾经的发小,如今的陌路,已逐渐被人冠以继欧鲁迈特之后的no.01英雄的称号。他在一天天地变强,终有一天将会登顶。


 


 


 


 


 


梅雨季节过后,天空终于放晴,人们在这显得太过难得的晴天里纷纷到室外晒太阳,中午时分,竟然感觉到热了,稍微活动活动便会出一层薄汗,太阳显得毒辣。


 


 


就是这样平淡无奇的一天,幼稚园里闯入了一个男人,他驼着背,胡子拉碴,精神萎靡,面露疯狂。在他幼稚园放学的时间躲在角落里,突然拉住面前经过的女孩。女孩吓了一跳,大声叫嚷起来,一把冰冷的尖刀立刻抵住了她的脖子。


 


 


他拖着女孩向幼稚园里走,周围的孩子吓傻了,门外的家长也吓傻了。


 


 


持刀男子很快得到了全校老师的关注,他命令他们滚出去,并留下园中所有的孩子,迟一刻他都将夺走女孩的性命。周围很快鸦雀无声,老师们退出了大门。一院子的孩子可怜兮兮地坐在地上,在太阳下滴滴答答地冒汗。


 


 


职业英雄们很快赶了过来,但越来越多的职英无计可施。


 


 


这消瘦的男人看起来不堪一击,但他有着能察觉到附近一切个性的个性,只要有人靠近,他就会动刀割伤几乎昏过去的女孩。他要钱,要一个银行无法一下子提出的钱。如果有人敢对他动手,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杀掉她,没关系,他有的是人质。上幼稚园的孩子能干些什么呢?除了哭就是哭而已。


 


 


职英们有足够的信心一瞬间打倒这瘦弱的男人,却不能保证对方不会下意识割断女孩的气管。


 


 


矛盾无法得到解决,局面僵持着。


 


 


所有人都太习惯个性了,他们已经遗忘无法使用个性时该如何是好。


 


 


“我们需要一个无个性的英雄。”人群中很快传出声音。


 


 


“无个性还能成为英雄?自保都不行吧?”也很快传来反驳。


 


 


“现在哪里还有无个性呢?”人们都在彷徨。


 


 


所有人都渐渐绝望,太阳越来越毒辣,晒得人晕晕沉沉站不稳脚跟。


 


 


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一道绿色的身影从斜刺里窜出,旋风一样刮向事发的中心。


 


 


绿谷的眼中闪烁着光芒,这是他离梦想最近的时候。他曾经幻想过这样的场景,在那场景里,他将用血肉之躯换取其他人的生命。


 


 


他奋不顾身地扑向即将抵达的将来,他做着他梦里才能做到的事情。当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翻过幼稚园的墙,从后方接近男人。他在发抖,手脚遏制不住地颤抖,呼吸被他压得极轻,他的脸越来越苍白。


 


 


一般人会因为他过于明显的意图而察觉,他做出的营救也极不专业。可男人的注意力全部用在感知附近的个性上,没有顾及到他,外面可是有数个职业英雄呢。


 


 


绿谷在他身后站定,大脑飞速地思考着。想让他无法碰触人质,甚至是下意识松开,唯有一个办法。


 


 


他扑上去狠狠勒住对方的咽喉,男人的身体被带得猛地后仰,手条件反射般高高昂起。他立刻反应过来,挥舞着的刀向身后划去,绿谷只觉得手臂一凉,却毫无痛感。他迅猛地拧身拖着犯人向大门走去,手臂用着极大的力气。


 


 


但他太紧张又太激动了,竟然无法拖着男人往前走。


 


 


“快跑!”他对从半昏迷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的女生大喊,女孩被他狰狞的表情吓得不敢动弹。


 


 


连他的神态言语都是极不专业的。


 


 


手臂又填了几条伤口,绿谷在和男人角力,他不怕自己失手勒死他,他脑子里转的全是那些无辜的孩子。


 


 


身后忽然传来颤颤巍巍的声音,那是稚嫩的嗓音喊出来的加油,如石沉大海,却激起一圈圈涟漪。一个孩子的嗓音飘散开来,就像被这一声引导,更多稚嫩的嗓音聚集在一起,清脆的童音拧成一股,声浪冲天。


 


 


“加油!”


 


 


“加油!!”


 


 


“加油!!!”


 


 


声浪如大海般波涛汹涌,在加油声中绿谷用力跺地,爆发出一声惊人的大吼,他拖着犯人向门口冲去,这次居然拖动了。伤口流出的血让胳膊不断打滑,可他死死扼住犯人,一路上再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他意识到四周的职英向他们扑来,当刀刃斜着冲他刺来时,他们终于远离了孩子们。


 


 


绿谷再没了力气,他无法阻挡刺向他腰侧的刀,他的梦做了这么多年,终于在今天变成了现实,他似乎再没了遗憾。


 


 


他倒下了。


 


 


人群惊呼出声,但很快有人喊出他无比熟悉的名字。


 


 


绿谷是被人用力推开后倒下的,被誉为no.01英雄的爆豪胜己挡住挥向他的刀子,他握紧拳头,没用个性,硬生生把男人打昏了过去。


 


 


难倒无数职英的案件,就在这短短几十秒钟之内被解决了。


 


 


孩子们欢呼起来,家长们也欢呼起来。他们拥向绿谷,把他拉过去,将他高高抛起。绿谷愣住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所拥有的一切。僵硬的表情渐渐软化,他在欢呼声中笑起来,在他过去的生命中,他从未如此开心过,他的笑声和周围的欢呼声融合成一片。


 


 


人们的手托着他的头,他的肩膀,他的屁股,将他托向蓝天。天上有几只鸟在飞,似乎伸手就能够到。


 


 


人们大肆赞扬这个无个性的青年,孩子们更是叫他英雄。在人群中,绿谷看到爆豪凝视着他,他也隔着人群和他对望,直到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脸红了。


 


 


爆豪把他带离了人群,用力敲打他的额头,训斥他不顾自身安慰的行动。


 


 


“小胜……好凶。”他们一下子从陌路又变回朋友,中间已有两年多的光景。


 


 


“训手下的人训习惯了。但你的确蠢死了,废久。”


 


 


“那个、恭喜你开了自己的事务所。”


 


 


“恭喜得太晚了吧。”


 


 


聚起来的人群被职英们疏散,热闹的氛围退潮。绿谷吊着缠满绷带的手,跟在爆豪身后向家里走去。太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他摸着自己受伤的手臂,那里疼得要命,估计有几晚会疼得睡不着觉。但它彰显着他曾有过的冒险,他也曾当过英雄,这痛就像枚特殊无比的勋章。


 


 


绿谷又笑了。


 


 


但他笑着笑着,眼前忽然模糊了。


 


 


他继续往前走,抿着唇,随着脚步迈动的,是啪嗒啪嗒往下掉的眼泪。他站住不走了,死死攥着胸口的衣服,哽住一口气。


 


 


他终于爆发出冗长的嚎啕大哭,哭到站不住了便蹲下,眼泪打湿了胳膊上的绷带。哭声和头顶盘旋的蝉鸣融在了一起,在流火一样的夏日里荡出很远很远。






爆豪转过身长久地凝视着他,阳光让眼泪变成滚动着的圆润珍珠,他往回走了几步,向他伸出手。






END




后记:




本文灵感来自《草房子》。


无个性一定让小久非常痛苦,那么在这个故事中,我希望无个性能帮助小久成为英雄。


哪怕只有一次。


呜……好心疼小久,搂过来抱抱。

评论

热度(317)